您的位置: 乌兰浩特信息网 > 美食

上海交大让毕业生尽情吐槽455

发布时间:2019-11-28 10:56:01

  [文汇报]刘新静:传统农村在城市化进程中必然消失[图]

  ●城市化必定会导致农村和农业空间的逐渐缩小

  ●中国传统农村和农业必须转型发展

  ●传统农村消失的根本动力在于传统农民的消失

  传统农村的消亡与城市空间的扩张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从1949年到2011年,我国城市数量增长了近7倍,城市人口增长了6.7倍。与此同时,城市作为容纳人口的容器,其空间也不断扩张,1984年我国城市建成区面积为8842平方公里,2010年城市建成区面积为41768.4平方公里,增长率为372%。城市的不断膨胀意味着农村的不断萎缩,到2020年,中国还将有1.5亿人口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如果按城市建设标准100平方米/人计算,还将有15000平方公里的非城市地区纳入城市区域。由此可见,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深入,农村区域不断缩小是大势所趋。正如威廉·配第在《政治算数》中所说,工业往往比农业、商业往往比工业的利润多得多,因此劳动力必然由农转工,而后再由工转商。在有限的空间内,以工业和商业为基础的城市化必定会导致农村和农业空间的逐渐缩小。

  传统农业制约城市化进程

  不断缩小的农村地区会不会有一天永远消失呢?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超过劳动者个人需要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是一切社会的基础,尽管农业的地位在不断下降,但这只是说其贡献总量在GDP中的份额,农业部门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永远不会改变,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农村永远不会消失。但以机器生产为代表的大农业取代小农经济是历史的必然。农业也可以跟工业一样采用大规模的集体生产方式,后者可以提供农业改良需要的更大的投资和更多的物质生产条件,小农经济作为“过了时的生产方式的残余”,“在不可挽回地走向灭亡”。

  关于传统农业局限性的论述屡见不鲜,舒尔茨在《改造传统农业》一书中认为,传统农业是农民世世代代同样地耕作和生活,他们年复一年地耕种同样类型的土地,播种同样的作物,使用同样的生产要素和技术,是一种基本维持简单再生产的、长期停滞的小农经济。这段话也可以用来描述中国的传统农业,“中国的养蚕酿酒、种瓜栽豆,起始于商代;播种施肥、深耕细作,普及于战国;纳税赋税、强本抑末,倡导于早秦;镰斧犁铧、锹铲锄耙,初见于西汉。几千年以来,农民世代相传的各种生产要素和耕作方式,基本上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和突破性的发展”。在城市化背景下,传统农村和农业已经成为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关键制约,现实问题和矛盾焦点要求中国传统农村和农业必须转型发展。

  农村和农业迎来变革时代

  首先是资源问题。土地资源和人力资源紧缺是促使传统农村和农业向现代转型的重要因素。截至2010年底,我国耕地总数不足18.26亿亩,已接近18亿亩的红线。人均耕地不足0.1公顷,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2、发达国家的1/4。而且,我国农村用地的粗放现象仍十分严重,目前我国农民集体建设用地为16.8万平方公里,是城市建设用地的3.4倍。与此同时,在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大批农村劳动力转移向城市和二、三产业,导致农村大量良田被撂荒,农村青壮劳力大批流失,“空心村”比比皆是。土地资源和人力资源的双重紧缺,使农村经济发展严重滞后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小农业面对大市场往往力不从心,导致了农产品价格大起大落等问题出现。树立紧凑型发展理念、转变农村土地经营方式、提升农村和农业的现代化程度,是改变这一状况的必然选择。

  其次是产品问题。2011年,中国粮食产量首次跃上了1.1万亿斤,实现了半个世纪以来首次“八连增”,创造了连续5年过万亿斤的新纪录,达到了2020年粮食产能规划水平。但在这一“奇迹”的背后,却是食品安全问题的凸显,如粮食、蔬菜、水果等初级农产品在生产过程中的化学污染,又如生化技术大规模无节制地滥用让中国人陷入了“没有东西可吃”的尴尬境地。同时,“重用轻养”、“只用不养”,过度开发、掠夺式经营导致土壤养分失衡、基础地力支撑能力下降、土壤退化等严重问题。粮食安全问题仍然是潜在的威胁。体制机制不健全固然是农产品安全问题频发的重要原因,但更重要的还在于当前农村和农业的生产方式已不适应农村生产力的发展需求,以家庭为单位的土地经营方式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传统农业的劳作方式和技术水平也无法协调追求利润和社会之间的矛盾。在这个意义上,农村和农业的变革和创新发展时代已经来临,传统农村和农业也必然会渐行渐远成为历史的记忆。

  再次是环境问题。环境功能是农村和农业的五大功能之一,但是传统农村居住比较分散,缺乏科学的规划和必要的基础设施,生活垃圾和养殖废弃物未能得到有效的处理和回收利用,一些高耗能、高污染、资源性和产能过剩项目向农村地区转移,化肥和农药的滥用也严重污染土壤和水源。据全国污染源普查,目前受污染耕地1.5亿亩,污水灌溉3250万亩,固体废弃物堆存占地和毁田200万亩,受污染耕地占总耕地面积的10%以上,每年造成粮食减产1000多万吨,直接经济损失200多亿元。由此可知,我国农村的生态环境已经岌岌可危,如果传统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不采取根本性的变革,后果将不堪设想。

  新农民不再重复父辈人生

  资源、产品和环境相比,传统农村消失的根本动力在于传统农民的消失。正如舒尔茨所言:“总而言之,一个受传统农业束缚的人,无论土地多么肥沃,也不能生产出许多食物。节约和勤劳工作并不足以克服这种类型农业的落后性。”传统农民已经不适应农村经济发展的需要,这是不争的事实。相比之下,70后、80后、90后的新生代农民,尽管受教育程度较高,大都有过城市经历,但他们却很难再回到乡村,即使回去也不再会重复父辈的人生,而新农民的出现和不断壮大,必将使传统农村彻底退出历史舞台,这才是传统农村一定会走向消失的根本原因。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助理、研究员)

  来源:《文汇报》 2012.12.10 第10版

  原文:农村会在城市化过程中消失吗

国际
劳动纠纷
数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